特朗普税改面临重重难关:国会不帮衬,选民不感冒

    更新时间:2017-08-19 11:58:04 浏览量:
猪猪猪财经网讯: 自美国新总统特朗普就职以来,选民及市场投资者对其此前在竞选过程中所承诺的“新政”措施的期许,便一次次地以失望而告终。而作为特朗普财政改革行动的核心环节税收改革,则更是在此前白宫方面拿出了仅有一张A4纸的减税计划大纲后便石沉大海,再无下文。

原本,大家都寄望税改计划能够在夏天得到敲定并落实,但事与愿违,本周,总统特朗普离开正在装修中的白宫,前往自己名下的新泽西州高尔夫球俱乐部“工作式休假”,而他过去一周来确实很忙,一边忙着对朝鲜和委内瑞拉发出战争威胁,一边还要处置在离首都华盛顿一河之隔的弗吉尼亚州发生的大规模极端种族主义骚乱事件。至于税改这件事,就只好先把它扔在一边了。

在特朗普无暇对财政问题多过问的同时,他的财政部长努钦(Steve Mnuchin)和首席经济顾问也在天涯海角度假。同时,国会两院议员则整个8月份都在休他们为期五周的长假,即使他们明知在9月份国会复会之后,包括税改在内的预算问题就立刻会变成火烧眉毛的焦点议题——如果大家不想让政府在10月份再度关门停摆的话。
特朗普税改面临重重难关:国会不帮衬,选民不感冒

税改缺少共识前景依旧坎坷
无论如何,在此前医改法案表决屡次闯关失败的背景下,税收改革会否遭遇同样的困境,已经早就让大家难以放心。因为美国上一次成功的税改还要追溯到1986年里根总统在任时期,距今已经31年之久,而促成了那次税改的前资深参议员布拉德利(Bill Bradley)就悲观地表示,在国会驴象两党各执一词拒绝任何妥协的背景下,实质性的税改将注定难产

虽然,白宫和国会领导层对于布拉德利的看法都予以了批评,称他的看法过于固执,而事实上在之前的医改风波之后,国会共和党人已经吸取了教训,在此后会更加团结起来以免财政僵局造成各败俱伤的结果……然而,在真正的操作过程中,要逾越的障碍却依旧不少。

诚然,美国税收系统的公正性和效率性都存在着严重问题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对此进行全面改革也应该是皆大欢喜的结果,但要让两党取得全面共识而非激化分歧,却根本不容易。由于各方都希望在改革的过程中为己方的潜在支持群体谋取最大化的利益,陷入囚徒困境的后果便是既低效又不公的旧税收体系被一直延用下去。


至少,在税改过程中,下面的几个问题是绕不开的:
一、新税改能否得到两党一致认可
如前文所述,两党在利益诉求方面分歧相当大,因此要达成皆大欢喜结果虽然不是完全无可能,但却难度巨大。虽然,理论上共和党在国会两院拥有过半议席,如果本党内部不分裂,法案仍可闯关成功,但历史证明此举往往会在日后埋下更多的风险,并最终招致政策和政治失败的结果。
二、税改会否因为其他财政议题的干扰而难上加难?
确实,在国会9月复会后,大家将会面对债务上限和新财年预算这样火烧眉毛的财政问题,如果无法快速摆平这些议题,政府可能时隔四年再度停摆。而这些问题交织在一起,也会让税改变得更复杂,共和党可能将其捆绑上多项支出的削减,而那些是民主党断然不愿接受的。此前,众院预算委员会已经批准了一项预算案,但其在全体表决中却难以闯关,这也给与之紧密关联的税改议题蒙上了阴影。

三、税改将维持盈余财政还是赤字财政?
这个问题听起似乎有些可笑,但却是实打实的关键议题。国会共和党人已经承诺减税后的新预算将和1986年一样,以实现财政盈余为导向,因为减税而损失的税金收入将通过填补上税收漏洞来弥补。但真正要在税收执行上填上漏洞,却没有预想的中那么简单。所以,共和党人可能退而求其次,暂时接受一份“赤字财政”,但即使如此,削减社保补贴都在所难免,这对于中低收入家庭将构成更大的压力,并可能遭到来自民主党的强力反对。

四、长期债务前景如何?
按照财政规则,减税法案或许可以被允许增加短期财政赤字,但却不被允许增加10年期以上的长期预期赤字,这也就是之前小布什总统任内的部分减税计划未能如愿执行的原因。而根据特朗普的想法,减税的最终目的是提振经济增速,扩大税基,从而在中长期期限令美国联邦政府财政收入不减反增。但他如此“画大饼”的预期,能否得到国会议员,尤其是持财政保守主义立场的共和党自由派议员如兰德·保罗等的认可,则又是一个大问题。

上一篇12下一页

标签: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