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普吉岛海难事件分析— 单位组织旅游发生意外责任属于工伤?

    更新时间:2018-07-10 19:07:05 浏览量:

  原标题:从普吉岛海难事件分析— 单位组织旅游发生意外责任属于工伤?

  小提示:”,即可关注我们!特别是

  暴风雨,坐山车;激浪,倾覆;呼救,惊魂;失踪,不幸遇难。这些只在灾难电影中浮现的场景却降临到远赴泰国普吉岛旅游的中国游客身上。生死的转换发生在暴风雨来临的瞬间,旅游美景的享受变成了生死时速的噩梦。

  通过2018年7月7日最新事件的报道:127名中国游客在泰国普吉岛海域发生倾覆,15人失踪,41人遇难。许多对家庭成员不幸遇难,其中浙江海宁一公司前往普吉岛旅游员工及家属37人,目前18人失踪。海难事故发生后,海宁这家公司声称37名员工及家属自己通过网上旅游公司订购去皇帝岛出海的。目前海宁市政府已成立工作组赶赴泰国开展救助工作。

  每逢夏季,单位都会以增强团队凝聚力为动力,给予单位员工旅游相关福利待遇,由旅游公司组织线路,单位负责人进行员工日常管理。在旅游途中,为了增加旅游趣味性和性价比,经常会临时增加自费旅游项目,这些项目不乏包括高空跳伞、急速冲浪、乘坐热气球和直升机观光游、深海探景等危险活动。一旦旅游途中发生意外事件,就会造成旅游公司、员工与组织旅游单位之间为赔偿纠纷的处理发生纷争,特别是对外出旅游的员工是否构成工伤存在重大争议。

  本文结合普吉岛海难事件,浅谈这类事故员工在法律适用中是否能够构成法律规定的工伤!

  目前司法观点和认定情况

  由于我国有关工伤认定的程序是需要职工或职工近亲属向工伤保险行政部门递交工伤认定申请书,经调查核实后才能作出工伤认定的决定。故此,如对工伤认定发生争议通常将会通过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程序最终裁决。目前,行政程序处理单位组织旅游发生意外事故的员工是否构成工伤的主要观点如下:

  第一种主要观点:旅游活动是单位组织并承担经费的企业文化活动,单位将职工参加旅游活动视为正常出勤,并计算工资,这说明单位组织旅游与员工的工作有本质联系,其目的是放松职工身心,增强和改善单位团队沟通与协作,更好地促进单位绩效,实现单位利益,是职工工作的延续。员工在单位积极组织下参加旅游活动应属于“工作范畴”,职工所受伤害是因工作原因所致。

  第二种主要观点:单位组织旅游前对职工是否愿意参加并未作强制要求,仅通知到职工个人,是否参加由职工个人决定。职工参加单位组织的旅游活动,不属于单位强制要求或鼓励职工参加的情形。因此,单位组织的旅游活动,与履行工作职责无关,旅游活动不应视为其工作的一个组成部分,其内容也与工作原因及履行工作职责无关。

  目前,持上述两者观点的案例也真实存在,裁决的内容大相径庭,主要原因是我国司法裁判不适用判例法,以成文法作为裁决法律依据。在处理该类矛盾时,会出现法律法规对此未作出明确规定,现实处理中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规范性文件与各地法院或最高人民法院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规定和意见内容相互冲突,不能协调一致。

  工伤认定与否的主要依据

  由于工伤认定的规定和程序比较庞杂,笔者罗列了有关工伤认定的主要法律法规以及地方规章,以供参考:

  1、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其中就包括“因公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

  2、《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人社部发【2013】34号):《工伤保险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规定的“因工外出期间”的认定,应当考虑职工外出是否属于用人单位指派的因工作外出,遭受的事故伤害是否因工作原因所致。

  3、《南京市工伤保险实施细则》(宁劳社工【2006】5号)第三十六条规定:“职工在用人单位安排或组织的政治教育活动、学习考察、工作交流及文体活动中发生伤亡事故的,应视为工作原因。但不包括用人单位组织观光、旅游、休假等活动。

  4、《江苏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处理意见》(苏劳社医【2005】6号)十二:“用人单位安排或组织职工参加文体活动,应作为工作原因。用人单位组织职工观光、旅游、休假等活动,不能作为工作原因”。

  5、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工伤认定行政案件审理指南(2011年)八“关于《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5项”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的理解中写到:“职工因外出期间从事违法行为或者完全是个人目的的行为而产生的伤害,如探亲访友、娱乐游玩、购物等与工作无关的活动中受到他人或意外伤害、突发疾病死亡的,因所从事的活动与工作无直接和间接关系,不能再扩张解释属于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工作原因,故不能认定为工伤。

  6、《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9号)第四条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工伤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二)职工参加用人单位组织的活动受到伤害的”。第五条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因工外出期间”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职工受用人单位指派或者因工作需要在工作场所以外从事与工作职责有关的活动期间;(二)职工受用人单位指派外出学习或者开会期间;(三)职工因工作需要的其他外出活动期间。

  上述内容仅仅是我国法律法规及南京、江苏地方性规定,未涉及到其他省市规定。从规定颁布的时间可以大致分为2011年1月1日实施的《工伤保险条例》颁布前后。从2011年《工伤保险条例》正式实施后,法院的司法处理更注重人性化,此类处理意见倾向于认定工伤。

  普吉岛海难单位组织员工旅游伤亡性质的认定

  虽然普吉岛海难事件还在处理当中,从浙江海宁市政府和用工单位的重视程度来看已远不是职工是否在工作层面上的事。笔者借助新闻报道内容谈谈个人认识和观点,笔者认为,审查海难事件是否构成工伤应当符合以下几个条件:

  1、事故的发生是否是因工作原因

  目前现行的法律法规对“职工在用人单位安排或组织的政治教育活动、学习考察、工作交流及文体活动中发生伤亡事故的,应视为“工作原因”没有争议。但旅游活动是否属于上述范畴,区别上述内容笔者认为应当审查旅游活动的组织性和目的性,一般情况下单位组织的旅游活动作为员工福利待遇奖励给职工的,并且作为企业文化和精神列入日常劳动管理制度和员工手册,目的是增强团队意识和团队协作,促进单位健康发展。旅游活动作为一项福利制度,由单位管理者组织安排、策划及落实,这些举措的实施职工始终是出于被动接受状态。笔者认为,从劳动立法精神和工作理解的外延看,旅游活动应当是职工工作内容的延续。

  既然旅游活动作为单位福利,在单位承担旅游出资情况下,职工很少存在反对或不自愿情形,更很少出现单位强制性旅游情况。笔者认为此处的“积极鼓励”应当理解为单位为旅游活动精心准备和策划,并提前组织安排,让职工放下手中的工作,形成以单位团体参加旅游活动就符合“积极鼓励”之概念和条件。

  新闻报道的普吉岛海难事件,遇难的人员不仅仅是职工还包括职工家属,从成员的组成结构看,单位旅游的组织活动应当符合积极鼓励情形。

  3、单位外出旅游活动有无存在组织管理

  一般情形下,单位在外出旅游前都需要提前统一征求职工意见,统一报名、统一由单位与旅游公司建立旅游合同关系、出行前后都要确定团队负责管理人员。笔者认为,单位是集体活动的倡导者、组织者、管理者、交通工具提供者、资金提供者,职工在外集体活动中,始终处于单位组织的管理中,职工始终是被管理的状态。期间如果发生伤害,应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单位作为组织者要对整个集体活动过程负责。

  从新闻报报道的内容看,海宁这家公司组织37人职工及家属的旅游活动是在放假8天情况下组织前往泰国的,当时是有单位负责人陪同。从此事实可以判断,该单位对此次旅游活动存在组织管理行为。

  综上,笔者认为普吉岛海难职工伤亡事件符合我国劳动法律、法规及《工伤保险条例》所规定的工伤认定条件。同时,按照我国劳动法律、法规的立法精神,以保护弱者的利益为前提,司法审判的价值取向也更倾向于保护弱者的合法利益。但愿普吉岛海难事件给我们带来的不仅仅是触目惊心的伤亡数据,更为重要的是该事件应当给我们的警示是如何树立和加强外出旅游安全防范意识。

  【免责声明】

  平台内容包括原创、编辑整理和转载。我们尊重原创:1、所有转载的内容均标明来源,如尽力查核未能发现出处则标“转自网络”。如有疏漏欢迎原作及时联络署名或删除;2、任何作品标明“谢绝转载”,我们尊重并不予转载;3、对于恶意及虚假举报,我们保留申诉举报、法律起诉以及媒体曝光权利。

  责任编辑:

  投诉

标签:单位 职工 工作 工伤
    热门精选
    这个8月注定金融市场不平静:朝鲜试射导弹
    精彩话题